中国资本通过手机银幕抢滩好莱坞 电影票4.99美

中国资本通过手机银幕抢滩好莱坞 电影票4.99美

时间:2020-04-11 21:1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蔓延,美国已成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,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4月10日上午5时58分,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45万例。

疫情“黑天鹅”对线下实景消费造成了极大的冲击,电影放映业更是雪上加霜。另辟蹊径的线上移动电影院,能否给行业带来一丝希望?

为此,每经记者专访移动电影院CEO高群耀,他曾担任微软中国CEO、新闻集团总裁、万达国际事业部首席执行官,与比尔·盖茨、默多克、王健林共事,并组建了全球最大院线AMC。高群耀认为经此“疫”战,“后疫情时代”中国乃至世界电影产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、迎来怎样的新格局?

全球最大院线AMC股价已不足3美元/股

疫情席卷而来,几乎所有大银幕都黯淡下来,就连把持着英语世界院线权杖的American Multi—Cinema(以下简称AMC)也未能幸免。

3月中旬,受邀在洛杉矶的杜比剧院观看了《花木兰》全球首映的高群耀未曾料想到,这部影片随后就因新冠肺炎疫情推迟上映。然而,疫情对海外电影市场的影响,远不止是影片延期。在高群耀返回中国前,便得知AMC于3月17日关闭了在美国的600家影院。“走之前(离开美国),我到AMC旗舰店看了看,门口贴着的停映通知让我心情非常沉重。”高群耀告诉每经记者,如今,海外经营了多年、大规模的院线运营商也在疫情中受到沉重一击。

AMC旗舰店的关闭通知 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对于AMC,高群耀有着特殊的感情。

2012年5月万达以26亿美元收购AMC,2013年12月,AMC在纽交所上市。在高群耀的带领下,AMC经过一系列并购后,在北美和欧洲15个国家拥有超过千家电影院,12000多块银幕,是北美和欧洲第一、全世界最大的电影院线。AM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亚当·亚伦(Adam Aron),也是由高群耀聘请的。

高群耀(右三)在万达时与AMC董事会成员合影 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“今早(4月1日),我看到亚伦出现在财经电视上节目上,受访题目就是《AMC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冲击》。影院关闭,现金流全部都断了,压力巨大。”高群耀对此十分担忧,他回忆称,AMC的股票价格曾经是30多美元,但到现在已跌至3美元左右(编者注:截至4月9日收盘,AMC股价为2.6美元/股)。“所以,疫情让整个电影产业受到的冲击不言而喻,波及规模可想而知。”

AM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亚当·亚伦 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

对于AMC关闭电影院的时长,亚伦预计将长达6周至12周,直至6月中旬,不过“没人能准确预测电影院的重新开放时间。”

“我和好莱坞的导演、制片人一起交流时,都感觉疫情让行业进入停摆期,会有项目搁浅。但最应该探讨和思考的是,停摆之后意味着什么。”高群耀说。

为什么大家觉得疫情中电影行业是“重灾区”

影院关门,国产影片《囧妈》《肥龙过江》《大赢家》纷纷转至线上播放,海外电影也在谋求线上放映。环球影业将定于4月10日上映的《魔法精灵2》在原日期线上线下同步首映,即除了登陆在营业的影院外,观众还可以在线上平台付费19.99美元点播观看。

线上,似乎成了特殊时期影片尝试的新盈利空间。“电影院是一对多的大广播模式,受疫情影响,现阶段海内外开门都遥遥无期。”高群耀无奈道,为什么大家会觉得疫情中电影行业是“重灾区”,原因在于,原来的电影票房模式依赖于实体电影院放映,而现在实体影院关门,“这使得电影的观众通道被阻碍,所以票房没了,让行业遭遇巨大挑战。导致大家都认为这个行业很惨,还有很多影视公司甚至都活不下去。”

在高群耀看来,影院和视频网站的关系,相当于书店和图书馆的关系。“大家到书店买书是为了追新,受市场和广告驱动。但假如你没有时间,或需要查询的是前几年的东西,那么就要去图书馆。所以说,影院和视频网站是互补且相互依赖的。”

但决不能把影视内容完全交给视频网站,“倘若电影都被视频网站买下来,那么原来内容创意这一端的积极性会严重受挫,如果制作商没有创意和竞争的行为,只是给某一家渠道商来打工,电影行业就岌岌可危了。”

因此,自诞生起便带着互联网基因的移动电影院,维系影院和视频网站的关系。既坚守原来电影票房的模式,又采用了移动互联网的发行、播放,成了疫情下电影票房的唯一增量。

据了解,移动电影是通过手机、平板电脑等向观众放映已取得《电影片公映许可证》且处于公映期内的电影,票房收入将会纳入电影总票房。

截至目前,两岁的移动电影院上映了近400部影片,其中350部与院线国产电影重合。2019年7月正式在北美试运营,当年国庆节有55部影片上映,打破了中国电影在海外发行受到的垄断。“今年初移动电影院的观影人次超过500万,这对移动互联网来讲是个很小的数字,但对整个电影行业、票房而言,却是一个大数字。”

美国市场都是谁在买单?

票房是电影院生命力的主要支撑,移动电影院也不例外。

“在中国我们一张票卖25元,美国则为4.99美元/张。”高群耀说,票价的制定是基于每个国家的平均票价。“一方面我们期待行业必须有票房,在影片放映窗口期的票房是吸引大家冒险投资做电影;另一方面,又有移动互联网的诱惑,大家希望便宜、免费,通过订阅制、会员制来消费。”

“我在AMC时就意识到,北美大概有1000万左右的华人华侨,他们对中国电影的需求是刚性的。我曾让AMC在洛杉矶、旧金山、波士顿、纽约这4座城市拿出了40块左右的银幕放中国电影,场场爆满。但40块银幕在1万多块屏幕当中只是个数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但一定程度地解决了部分华人比较集中的地方,对电影的需求。”

高群耀坦言,“影院是电影行业的出口,不把这个做好,(行业)可能会憋死。移动电影院不是去抢实体影院的饭碗,而是做互补和增量。”

移动电影院通过手机上的“银幕”把电影送到观众的眼前,在美国和加拿大,已把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中国机场》《攀登者》《少年的你》等热门国产片提供给了当地华侨、华人,特别是无法回家的中国留学生。

“这是移动电影院作为实体院线补充的最明显的特征,既让观众看到了电影,也让电影人有莫大的安慰。”高群耀说。

疫后电影会以新姿态出现

受疫情影响,接下来电影行业会发生哪些变化?对此,高群耀表示,“今天还很难看出来,但是有一个方向非常明确,疫情的出现,有意无意地大规模加速了人们从传统生活方式向移动5G的新生活方式转变。”

宅家避“疫”的人们对电影的需求更旺盛了,因此“电影还是非常有竞争力,现阶段电影行业惨淡的问题,不是电影本身的问题,而是作为用户接口的实体影院零售通道出了问题。”高群耀坦言,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和5G的出现,每个人手上都有“银幕”,“但移动电影院还太年幼了,刚刚两岁,不足以取代和支撑票房的整体变化。”

5G时代,会让电影制作和观看方式发生重大变革。“比如说内置广告,是电影制作中一部分重要的资金来源,通常是在拍摄时植入的。但今后,会完全颠覆,广告不需要在拍电影时做,而是在播放时候完成。”高群耀进一步向每经记者解释道,“就像咱俩在对话,你面前放了一个茶杯的场景,在拍摄完毕播放时,A观众看茶杯会变成可乐,B观众看时则变成果汁……根据用户消费习惯,每个人都能看到不同的商品,让内置广告更丰富。”

高群耀认为,这些变化也许是电影产业此前没想过的,但之后有望成为产业的重要支撑。

“电影会以一个新姿态、新方式来满足大众需求,只要人们对这方面有好奇和需求,那么在需求的另一端就有生意。因此,电影人在运营方式和思路上都必须提前变化。”

疫情出现,给电影产业的主管部门和从业者们提供了一段思考的时间,“要想清楚,我们在产业中扮演怎样的角色,需要做哪些改变,为未来的电影产业做好准备,而且参与其中。这个世界只有一样东西不变,就是改变。”

“不要惧怕任何一场危机,所有事物都有两面性,中国5G的崛起,更将加速人们生活方式的变革。”高群耀说。

每日经济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