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月影》(剧)月下谁人叹息|百家故事

《月影》(剧)月下谁人叹息|百家故事

时间:2020-04-16 18:0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#百家故事# 中,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,读百家故事,品百味人生。

《司史大人的鬼屋(剧情版)》·月影

“月影,月之残念所化。沐夜光之灵,取物阴之精,乃大明大暗之所集。其无影而影万物,无明而明万事,因名之月影。缘念而生,愿成辄返。而既出则无所踪,不生灾,鲜有闻。” ——月影

话说,在很久很久以前,广阔的大地上还没有那么多人,一到晚上就更安静了,但也比冷清的天空热闹很多。月光冷冷地洒下来,不知是谁幽怨的眼神。

“要是能下去看看该多好啊!”一个声音说道。

是了,那就是月亮的心里话,它太孤独了,连发出来的光都是冷冷的白色。天知道,它有多羡慕能在白天出场的太阳,甚至看见太阳红扑扑的脸颊,它都想上去扇一巴掌,只可惜够不着。

那个时候,吴质不在,嫦娥也还没有吃药,没有桂树也没有兔子。月亮闲来无事,只能呆呆地望着地面,直到迷迷糊糊地睡过去,等着太阳来接班。

时间久了,这股怨念越来越深,竟也有了灵气。这股气较为分散,凡是能被月亮照到的地方多多少少都有一些。

慢慢地,因为属性相近,分散的气才聚到了一起,成了月影。

不过,月影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,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,更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。只是有两个音符在不知不觉之间刻进了她的心——月亮。

她就这样在人间四处逛着晃着,反正没有人能看得见她,她也不关心别人在做些什么。

安安静静地过去了也不知道多少年月,突然有一天,月影开始听到奇怪的声音,她听不懂那些声音是什么意思,只觉得很烦、很吵。

可是,无论月影躲到哪里去,她都摆脱不掉那些声音的折磨。无奈之下,她只能听下去,听听那些声音想要干什么。

就这样,月影渐渐熟悉了人类的语言,之后她才明白,那些声音都是在找她诉苦。她开始后悔了,这听懂了还不如听不懂,每天听别人哭哭啼啼,谁还开心的起来?

不过当时月影还不懂,这让她感到头疼的感觉是什么,那是思念的心烦意乱,再加上若隐若现的哭声,简直妙不可言。

在月影听到的声音里,有担心离人的,有思念故人的,也有吊念亡人的。听得多了,月影也习惯了,她只是不明白,为什么人类每天都有那么多的眼泪。

“让他回来吧!” “让我们团聚吧!”“我想回去!”

听到这些,月影只能说:“这和我有关系吗?”

本来就没什么关系。月影只是能听到这些愿望,但那些话是谁说的,是从何方传来的,她都不得知晓。她不是没有想过去帮助那些人,可她也是无能为力。

时间久了,在祈愿的声音里多出了咒骂的字句,埋怨她不体人间疾苦。月影也不想反驳,因为她的确没有给予他们帮助,骂就骂吧,如果能让他们暂时忘记痛苦的话。

话语代表着意念,附有能量,这种话听多了,就算是不疯也会抑郁的。奈何月影不是人,却也难逃情绪的摆布,而逃离许许多多怨咒的方法,就是遗忘。

月影第一次失忆时没有遇到司史大人,她像新生那样又将所有的苦难从头经历了一遍,不同的只是省去了学习语言的步骤。这些个场景大概似曾相识,于是月影陷入了矛盾之中,她一边想要找回自己的记忆,另一边又极力逃避着。

“我究竟是谁?”月影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随着痛苦的加深,她也愈加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直到她听见了这样的声音:“你是我的朋友啊,干了这杯酒!”

“什么是‘朋友’呢?”月影又想着,她只知道这应该不是个“坏”的,却不知道能“好”到哪里去。

后来,又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她知道了什么叫作“朋友”的时候,没有了好奇,就只剩下苦笑了。

什么年月都少不了对月独酌的人,无论是盛世还是荒年。那些人时哭时笑,时而邀月亮以及自己的影子一同饮酒作乐,时而又低头叹息、双眸垂泪。

月影笑了,她什么都明白了,不禁也吐槽着:觉得自己孤独的人是注定没有朋友的。一边抬头喊着与山水为友,一边顾影自怜,若是真心寄情自然,又何谈孤独呢?

是啊,谁会当着自己朋友的面说自己是孤独的?既然如此说了,便没有真心将眼前人当作朋友。任谁都明白的道理,偏偏把她当作傻子吗?月影不服气,也只好当成是看戏。

看过戏后,那个问题又回来了——“我究竟是谁?”哪怕后来司史大人为她解答了这个问题,月影还是忍不住要想一想。

她知道自己逃不掉,任她跑去天边藏到海底,也还是会听见那些声音,她逃不掉。如若这就是她存于世间的意义,那么是否也太没价值了?

殊不知,月影千百年来所吞下的怨气,若是肆其消长,足以毁灭一个民族。而她却凭一己之力克化了无数灾难,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月色里。

就像司史大人说的那般,月影不在,人情便也不在。

“你是谁?”“叫我司史就好。”

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“回我的木楼。”

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“你是月影。”

“月影一心求死,望司史大人成全。”又听到这句话时,司史大人已经没有了对台词的力气。

“还是没有人愿意善待你吗?”月影笑了,不知是在嘲笑司史的天真,还是在讽刺自己的命运。

“别走了吧,我这木楼还容得下你。”司史挥到半空中的拂尘无力地垂下,这次,抹去记忆的咒语,她不想再念了。

“大人不必心软破了规矩的。”“啊?我的规矩吗……好啊!敢耍我!”

“大人,月影不想再失去记忆了,可以吗?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头记起来的。”

“好说,那你应该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?”

“讲故事给你听,可好?”

文字来源:梳毛吴茱萸

图片来源:网络

本期责编:艫韽